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香情】不合格替身

《年度情人》番外篇。正文戳→这里

—————————————————————

今儿早上顶着瓢泼大雨第一个来公司打卡的是香独秀。

小秘书进门的时候,他正面色不善地端坐在办公桌前:“你迟到了半个小时整,是想被扣工资吗?”

秘书:“……蛤?”

每天中午才到公司让人枯等半天的不是你吗?

香独秀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尴不尬地咳了一声:“人生,到处从容……吧。下不为例。”

“经理……”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没有,经理我错了!”秘书唯唯诺诺地出了门,心有余悸地长舒了一口气。

香独秀这是吃了什么包治神经病的药?

“几处改动我已经标示出来,麻烦你了。”才过午饭时间,香独秀把一份理得整整齐齐的文件亲自送到了下属的办公室。

“经理,你……”下属差点把外卖都喷出来,暗暗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我有什么失误吗?”香独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一瞬间竟有些诡异的恼火。

“没有没有……”下属被吓了一跳,“谢、谢谢经理!”

下午,香独秀破天荒地叫了他的临时项目组开会。众人奔走相告忐忑不安,生怕香独秀又想出了什么开天辟地难于补天的点子。

“你们跟客户交流的时候能不能不抬杠!都是跟谁学的!”香独秀比众人早到十分钟,这是他怒气冲冲的第一句。

众人:“蛤???”

这不是跟经理你学的吗?我们又知道什么?人生到处从容啊,你发什么脾气?

香独秀石化了一秒,突然抱住了自己的脑袋,过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这样吧,以后每个星期五的下午两点钟,我亲自来给你们培训,没有正当原因不得迟到早退。”

“是我在做梦还是经理在做梦?”坐在最后排的小姑娘不由得窃窃私语起来。

“你掐我一把......哎哟!”

“我没用力!”

“再交头接耳,扣工资!”台上的香独秀又凶凶地说。

转眼过了下班时间,香独秀的办公室竟然还亮着灯。保安叔叔甚至以为办公室进了贼,全副武装进来的时候才发现香独秀还在对着电脑不知道忙活什么。

 “经理,都九点半了,你还在加班啊?”

“没关系,时间还早。你们也记得早点回去。”

天呐!香独秀的同事们最近都觉得自己活在异次元里。不知道这家伙发了什么疯,休了个假回来竟然转性了!虽然记性还是一样差,对着小王叫小李,对着小李叫老赵的。难不成是受了什么刺激?小男生小女生们的八卦之心开始蠢蠢欲动。

“经理的前男友前几年不是被人谋杀了?他会不会……”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你离开之后,我活成了你的样子’?太感人至深了呜呜呜……”

“那他反射弧也太长了吧!”

“别脑补过度啊!没准经理是憋什么大招整咱们呢。”

“对呀,谁知道他的天才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嘘——别说啦,经理来啦!”

香独秀路过的时候甚至还对几个后辈笑着点了点头,可办公室门一关上,他就砰地拍了一下桌子。桌上有个便签本,第一页是一串黑压压的正字——刚才又加了一划。

“香独秀,这公司里还有觉得你是好人的人吗?!”他用力深呼吸了一口气,咬着牙自言自语道。

可这会儿香独秀还不知道在货真价实的异次元搞什么破坏。慕容情一想到自己苦心经营的阴界生活被香独秀全数接管,自己还要顶着他的脸为他挽尊,就不由得想吐血三升原地坐化。

 

香独秀的同事们一定是不喜欢看新闻的,上星期的报纸上明明就有比豆腐干还小的那么一块报道了“某青年男子深夜坠落十一楼奇迹生还”。

这事儿上慕容情却也不好苛责他,谁让他俩倒霉,坐在窗台上看月亮都能看到楼下有贼爬窗户呢。

“慕容情,快去抓贼啊!”香独秀看到贼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报警,这让慕容情对他的学前教育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而且,见义勇为的香独秀可能比当事人还激动——他不知怎么就扭了下去,慕容情用飞的都没拽住他。

一人一鬼空中转体一百八十度,慕容情在又死了一次的剧痛中回过神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香独秀骚气的衬衫——这会儿正贴在自己胳膊上。再一抬眼,香独秀浮在离他两米高的地方,见他睁眼才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死了。”

我早就死了啊!现在死的是你吧!你什么时候能抓住重点啊!慕容情仿佛被历史的高铁永不回头地从头碾到脚,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热心邻居闻声赶来的时候慕容情有气无力地对好奇宝宝一样东张西望的香独秀说道:“最近的公交车站,绿色车灯的公交车,坐着它到往生路十二号,冰箱里还有点吃的,剩下的事情以后再说。”

“哎呀怎么又是这个疯疯癫癫的小伙子。”邻居叹息一声,随即拨了120。

慕容情自认为算个意志坚定的人,可这会儿他还是选择拒绝接受现实地晕了过去。

 

慕容情自然是个重情重义的好汉子,出院的第一天就给香独秀烧了一本地图册,有阴界地图,街道地图,还有……慕容情家的地图。床在哪里咖啡机在哪里柜子里装了什么,全都一一写明,事无巨细。

香独秀打开衣柜,对着一排短一寸的衣服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邮筒子里果然心有灵犀地多了一卷一寸宽的西装布料,留言条是慕容情从香独秀的工作笔记上扯下来的纸:“衣服要是短了,拿去街头的服装店,张婆婆会帮你接上。”

我真的是你男朋友吗?不是转发抽奖抽来的?还是你以为我有什么换装癖好?神经大条如香独秀这会儿也不得不发出了直击灵魂的三连问。他从柜子里拽出一件西装比划了一下,好像……接上也挺好看的。

香独秀高高兴兴地抱起衣服去了往生街一号。

 

“今天……没事。我一切都好,公司也一切都好。”

“阴界的气候似乎要阴冷一点,你住的还习惯吗?不行的话,再装一个空调吧。”

“今天……也没事。祝好,晚安。”

“前几天的地图有一处出错,新的已经寄给你了,注意查收。”

 “我帮你拿了全公司最高的年终奖。”

“去听了一场音乐会。”

“今天加班,所以晚了点,抱歉。回来的路上看到星星很亮。”

“我在年会上把一个女孩子错认成男性了……有点尴尬。还有,香独秀,原来你唱歌这么难听。”

香独秀开始不定时地收到背面空白的明信片,起初词汇贫乏得有些好笑,渐渐地倒有了些他原来的样子。他这边活得倒还算自在,才一个月就有十几位邻居投诉叫他赶快去投胎。

“你们又知道什么,我在等人呢。”香独秀从邮筒子里取出一摞文件,慕容情的明信片留下,剩下的投诉通知全扔地上变成了灰。

 

香独秀经理最近多了个折纸的癖好,尤其喜欢折金元宝和玫瑰花,怪渗人的。

果然是因为男朋友去世受了刺激,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快乐总是跑得比时光还快,小窗子里的景物从牵扯不断的雨丝到了光秃秃的树枝和转瞬即逝的白雪,一如既往地单调。慕容情又活回了刚和香独秀分手的样子,强迫自己忘掉很多很多会成为负担的事情,却越发喘不过气。

果然不是每个人都有消化孤独的超能力。

“我捡到了一只白色的流浪猫,还是叫它小珍珠。它太调皮了,又喜欢装无辜,我在考虑把它送养。”

“小珍珠不在了,家里很安静。没有人打扰我。”

“今天没什么事。”

“今天也没有。”

“无事,祝好。”

再后来的明信片干脆变成了正反面都一无所有的白纸,一连半个月。

 

“你怎么这么晚回来?哎呀呀,我差点就赶不上了。”

才放完小长假的晚上十点半,加班到晕头转向的慕容情刚进家门就听到耳根子后面有人说话,差点一个趔趄跪地上。

……今天几号?不是才过完劳动节?

他下意识地掏出手机,香独秀的脑门儿上清清楚楚写着五月四号。

“你怎么从阴界跑出来的!找到恢复的方法了吗?”慕容情下意识地想踹他,脚都抬起来才想起这会儿自己才是被踹的那个。

香独秀的声音在房间里忽远忽近:“我来出公差啊。每天都有人到阴界去,鬼差也是有交通工具的嘛……咦,我的镜子呢?”

“你什么意思……你在阴界,当公车司机?”

“对啊。”

这是什么骚断腿的操作?!慕容情又花了三秒钟把嘴边的“卧槽”咽了回去。

“我开快一点,每天就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这么好的差事你怎么就没想到呢。”香独秀在慕容情举起的镜子里挤眉弄眼自鸣得意。

“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你怎么找的工作?”慕容情日常担忧起了香独秀的智商,不祥的预感让他心脏狂跳起来。

“我要做够一百年啊。不过不要紧,你能活九十八岁,前后差不了多少的。”香独秀计划通的表情没多会儿就僵在了脸上,“咦?你、你怎么啦?”

慕容情竟然被他气哭了。

“香独秀,你是傻逼吗?!”

“不是啊。我不仅不傻,还很聪明,不然怎么能让你入我的法眼。”

“……”慕容情在一阵席卷全身的阴风里石化了足足两分钟,然后他打开了窗子。

“喂,你坐在窗台上干什么!很危险的!”

“看月亮。你不来吗?”

评论(7)
热度(35)

© 泡泡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