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鬼匠】系列正片试阅。

全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忙成狗...

*

杏花君第一次遇到那个人,正是酆都莺飞草长的春三月。

他常去采药的那片乱葬岗人迹罕至,除了几个替人哭丧的熟面孔,剩下的只有一只喜欢追在他身后一边哇哇乱叫一边讨食的跛脚乌鸦。

那个青年简直像是从棺材里长出来的一朵绿幽幽的蘑菇,背后一个大大的竹筐,眼看要把他细弱的肩膀压成一把生锈的镰刀。

“你不要紧吧?需不需要帮忙?”杏花君不由出声询问。

青年吃力地直起腰,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漠然地朝杏花君摇摇头,径自转身离开了,深绿色的袍角很快和暮色中的青草融为一体。

“……怪人。”

更奇怪的是,一连几次,杏花君都在同...

我这个月可能没更新了………………又要出去玩了😂😂😂已经可以预见回家之后的悲惨生活。
“各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饼干大减价啊不考虑来一盒嘛!!!”
另外求问一下龙虎山和三清山二选一的话去哪个比较好………………

【随丁】竹马惊鸿

*主CP随丁,其他自由心证。

*严重ooc,请注意避雷...

*教授的故事有独立篇章,现在还没写完。

———————————————————————————————

船行到酆都的那个晚上,丁凌霜做了个梦。

那是他江南故乡的弄堂,窄巷子石板路,苍老得寸步难行。梦境里的孩童尚未到门扉一半的高度,又才下过雨,他在阴翳的天空下跌跌撞撞几步就摔在了地上,手心蹭了一把黏糊糊的青苔。

一只竹马咯噔咯噔地与他擦肩而过,细长的竹竿凭空跳着,动作稚拙而可笑。丁凌霜本能地伸手,却只抓到了一缕炽热的白灰。

然后他看到了太阳。

*

鬼匠的宅邸只有晚上才开门迎客,两扇门扉各有一半锈蚀的铜镜,跟客人头顶的...

我不想发这么多动态的但是宁波真的太!好!玩!了!不!是太好吃了!!!买了大包小包还在吃!!!
真实不虚!!!

发个定位纪念一下。

快乐答辩。
竟然没有老师向我提问……就这样萌混过关了………………😂
这条不删,感谢答辩委员会的每一位老师。🙏

想写一篇古代经学家的现代群像......姚际恒他真的太酷了......可以跟马瑞辰组个朋克乐队。还要有业内大佬郑康成,好好先生孔颖达,日常撕【哔——】的胡承珙和贾公彦等等等等。

按惯例今天应该有贺文的,但是实在太忙了……
今天的二十二岁生日。
莫教偏,和月和花,天教长少年。突然想起这句诗,然后鼻子酸酸的。
我还是不习惯离别。

论文定稿了感觉世界都明亮了许多!有没有人玩这个呀!(´• ᵕ •`)*

【慕安】孑然记

贵乱注意。主cp慕安,有雪霜,单箭头的剑安以及一句话的随风师兄×阿丁仔【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个cp叫啥名】
ooc。有私设。
请注意避雷!
——————————————————————————————
*
天真冷啊。冷得连烟都点不着。
慕容胜雪跟一群过马路的男女老少一起站在十字路口。他眼中的人们行色匆匆,在绿灯的驱使下像一群急于过河的鸭子。
他的文学才能一向贫瘠,以至于安倍博雅曾经毫不留情地吐槽他,你人长得这么斯文,怎么一说话就跟文艺圈的泥石流一样。
……想他干嘛呢。
慕容胜雪像个冻挺的木桩子站在原地抽完了一支烟,雪也越下越大,不过很快就被车水马龙碾成了斑驳的污渍。
胜雪凌霜,我们是天生一对,不是吗。十几...

1 / 5

© 泡泡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