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背单词。

蹦了一个更冷的坑,然后哭着爬回来……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不喜欢美艳的和尚呢【哭唧唧】

【随笔】我以为她只是睡着了

我以为路中央的那只小猫咪只是睡着了。再不济,也许是跌倒了呢。
我把车窗又拉下来了一点,它小小的头颅下有一滩黑色的血。
它只有那么小啊,也许刚刚学会在这崎岖的土地上自由奔走。可周围的形形色色的两脚兽,却好像没有一个人能看到它。
我固执地认为她应该是个穿黄裙子的小女孩,也许是物伤其类吧。
众生皆苦的感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故事还是应该从四年半之前那个冬天,或者更早开始讲起吧。
就从中国传媒大学开始好了。
我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的这所大学,大概是因为它的分数线刚刚好是那时的我踮踮脚能够到的位置。我曾是个不折不扣的敏感自尊的文学青年,像《返校》里的方芮欣一样有着握笔如枪的荒诞梦想。我有很多很多缤纷繁乱的假设,学...

一个置顶。
原ID锦夜,叫什么都可以。
暂时主要产出布袋戏,三修,手速慢,墙头不固定,混乱中立。刀片爱好者。
天雷师徒向CP,不方便告知原因。
请不要在我的主页叫杏花君“师娘”,谢谢合作。
聊天的相关动态会不定期清理,方便屯粮。
社恐晚期,基本每条评论都会回,不回的是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暂时就这些。欢迎与我交流防脱发经验。

我今因病魂颠倒,唯梦闲人不梦君。把这句诗送给你,你不会怪我吧。
——当然,如果心病也算病的话,如果小师叔也算闲人的话。
我没想到会在梦里见到他,曾经的豪言壮语都在喉咙里冻成了冰坨子。我没有立场质问他什么,也许亲手把刀扎在他心头的人是我,又也许在这个谁都可以利用他的世界,我连这个资格也没有。
我会在未知的时间燃起对未来的希望,可未来与过去仍长着同一张脸。四年后我梦里的烈日有了具象的形状,连着人文楼外死而复生的松树,我曾对你说它的落叶像某种本世纪初占领各小学小卖部的廉价辣条;还有主教楼外的樱花——也许是樱花吧,我年初才拍过一次,可总觉得看不够似的,美人穿什么都是美的,化什么妆都是美的,死了都是美的。还有...

是试阅。

*
杏花君死了。死在不惑之年的大好年华,却傻子一样乐呵呵地捧着手里的黄金串。
突然有人敲了一下他的头。
眼前没有了琉璃树,没有了默苍离,连黄金串也没有了,只有黑漆漆绿莹莹一大片,还有个官员模样的人正不可思议地瞪着他。那人身后是一面巨大的镜子,上面的牌匾写着“孽镜台前无好人”。
原来是地府的秦广王。
“如果让你再活一回,你要从几岁开始?”
杏花君:“……啥?”
秦广王咳了一声道:“地藏王菩萨特批你再活一回。”
“我有这么特别吗?”
“你是菩萨在两万七千六百一十三个新死者里抽出来的,万里挑一,功德无量,记得到了阳世多给菩萨添点香火钱!”
“……菩萨也会抽奖的吗?”
“你还想不想还阳了!”
“想想想!”识时务者为俊杰,杏花...

开个脑洞。
《重生之冷情巨子私奔记》——作者:杏花君。
我们需要让男主角在十岁之前遇到他的攻略对象然后掀翻整个墨家。

【慕安】颠倒梦想(下)

上篇戳 这里

*

不过也有钻牛角尖的时候。

“你不逃么?”在某次险些又酿成故意伤害事件的争吵后,慕容胜雪脑袋空空地抽着烟,他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自己摊上这样的床伴,大概会赏他一顿啤酒瓶子然后走人。

……还得带上他的琴。

“逃?我为什么要逃?这里有吃有喝有空调有wifi,我谢你还来不及呢。”安倍博雅没事儿人似的笑着,把他鸡窝一样乱蓬蓬的头发一点点送回原位,甚至有心情把床单都扯平。

“所以你心甘情愿被包养吗?”

“诶……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

“你不过是不想面对失败得一塌糊涂的感情吧。”慕容胜雪也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一针见血道。

“……我刚才可听见你肚子叫了,你还想不...

【慕安】颠倒梦想(上)

*现代AU。狗血爱情故事。有替身梗请注意避雷。有私设。

*副CP随丁。

*依然是迷之屏蔽,所以分了上下篇。戳这里【下篇】

——————————————————————————————

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

慕容胜雪已经连续一个星期看到那个角落里的青年,从第一天起,他就注意到了他。

青年常穿白色的休闲装,酒杯和玻璃窗外的车水马龙一样变换着颜色。台上的琴师心想,他一定也看到自己了,否则那双蓝眼睛不会这样追随,阴晴雨雪都取决于酒精。

于是慕容胜雪任劳任怨地拉了一个星期的《幽默曲》,即便有客人企图朝他扔酒瓶。

终于在一个把整个酒吧街都热成了蒸笼的大晴天,慕容胜雪放下了他的小提...

【默杏】鬼匠

迷之屏蔽。后半段用的图片,观看不适请见谅。

*

杏花君第一次遇到那个人,正是酆都莺飞草长的春三月。

他常去采药的那片乱葬岗人迹罕至,除了几个替人哭丧的熟面孔,剩下的只有一只喜欢追在他身后一边哇哇乱叫一边讨食的跛脚乌鸦。

那个青年简直像是从棺材里长出来的一朵绿幽幽的蘑菇,背后一个大大的竹筐,眼看要把他细弱的肩膀压成一把生锈的镰刀。

“你不要紧吧?需不需要帮忙?”杏花君不由出声询问。

青年吃力地直起腰,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漠然地朝杏花君摇摇头,径自转身离开了,深绿色的袍角很快和暮色中的青草融为一体。

“……怪人。”

更奇怪的是,一连几次,杏花君都在同样的地方遇到了那个人。他身边摆着...

【安倍博雅中心】蜃楼

【鬼匠】系列之二。主剑安。原创人物视角。有雁俏。

前文戳  【随丁】竹马惊鸿

———————————————————————————————

*

我第一次对那个东瀛人有所耳闻,是在师尊与客人的言谈里。

客人是个蓝衣蓝发的男人,与师尊差不多年纪,不喝酒,不喝茶,吞云吐雾。我能察觉,他和师尊都不喜欢对方。我自作聪明地想找个由头把他撵出去,躲在帷幔之后的师伯却悄悄架住了我的胳膊,往我手里塞了一把花生糖。

“他是你什么人?”师尊把指尖按在客人眉心,神色并不如往常和善。

“……朋友。”

“千真万确么?”

“你什么意思?”客人有些不快。

“公子应是直爽之人。”师尊少...

1 / 5

© 泡泡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