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座衣冠似雪。

靠着仇恨变强终归是走不远的吧。可我就是控制不住,就算说着放弃了,一想起他来还是恨不得千刀万剐同归于尽。
尊严原来是如此珍贵的东西。

开点文。三篇。cp除了我雷的都行。

【香情】你说,他是一只飞鸟


你说你的爱人是一只飞鸟,我对这样的开场白并没有感到意外。

毕竟在这个地方,每个人都竭尽所能地堆砌着私有乌托邦。刚刚跑过去的那个孩子说你头上有七彩风车,还有你隔壁的老妇人,她空荡荡的屋子里每天都有数目不同的玻璃鱼缸,鱼缸里装着她丈夫的新鲜腐败巨人观的头。对了,你是知道的,昨天我才听到你跟她说那个老男人变成了蓝色的金鱼游走了,而你打开门把蓝的鱼蓝的水都放了出去。

年轻人你与众不同,你说每一天都是特别的。在这个特别的午后,你在病号服里面套上白衬衫,右领口的金色羽毛领针闪闪发亮。你对每个人都礼貌又出言不逊,你不知道直言这世间的美丑本来就是一种病态。

我问你他是怎样一个人,你笑,说他很漂亮,说这么...

【香情】愚公子

*

孔雀大明王没了孔雀,还是孔雀大明王。

这话听起来有点儿绕,可孔雀他真的跑了——准确地说,是被明王菩萨从帝释天城扔了出去。

这孔雀游手好闲,整日追着三十三天上的歌乐神风花雪月,菩萨有时出门参加个法会都得靠自己飞。孔雀的佛经也念了几千年,可没一句念进心里。更完蛋的是,一百年前他竟然直截了当地对菩萨说,他爱上了一位身穿金色羽衣的紧那罗,非她不娶!

吃斋念佛几千年的孔雀竟然轻易动了凡心,这还了得!再说,紧那罗与乾达婆世代通婚,哪有跟天众结亲家的先例。明王菩萨慈悲为怀,他盯着孔雀念了三遍《大悲咒》,然后闭着眼睛似笑非笑地说:“孔雀,你下界去吧。”

“主人,您记得叫她等我!她叫——”

话音...

【香情】不合格替身

《年度情人》番外篇。正文戳→这里

—————————————————————

今儿早上顶着瓢泼大雨第一个来公司打卡的是香独秀。

小秘书进门的时候,他正面色不善地端坐在办公桌前:“你迟到了半个小时整,是想被扣工资吗?”

秘书:“……蛤?”

每天中午才到公司让人枯等半天的不是你吗?

香独秀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尴不尬地咳了一声:“人生,到处从容……吧。下不为例。”

“经理……”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没有,经理我错了!”秘书唯唯诺诺地出了门,心有余悸地长舒了一口气。

香独秀这是吃了什么包治神经病的药?

“几处改动我已经标示出来,麻烦你了。”才过午饭时间,香独秀把...

【香情】年度情人

*很跳的唯心主义爱情故事。

———————————————————————————————

香独秀住的那个小区停电了。

这对他本人来说并不算什么,毕竟在停电的一个小时前他已经洗完了澡。今天是七月十五,可香独秀是个唯物主义空巢青年,连网上讨论得沸沸扬扬的冥币禁售一周年都当了耳边风。

刚下了一场雨,连十五的月亮都没得瞧。市中心的小区寸土寸金,这会儿更像建材市场里明码标价的笼子。香独秀存了一些赶快换房子的念想,入梦前摸了摸身边软绵绵空荡荡的被子,自言自语了一句,不知道慕容姑娘现在在干嘛。

慕容姑娘真名慕容情,是个如假包换的帅小伙,商界精英,也是他的露水情人,来得快去得快。香独秀一度为了慕容...

一个置顶。
原ID锦夜,叫什么都可以。
暂时主要产出布袋戏,三修,手速慢,墙头不固定,混乱中立。
不吃师徒向CP,不方便告知原因。
请不要在我的主页叫杏花君“师娘”,谢谢合作。
痒痒鼠非洲玩家,天雷源博雅×大天狗的cp向【反之亦然】,天雷!天雷!划重点!
不吃MXTX相关。
聊天的相关动态会不定期清理,方便屯粮。
社恐晚期,基本每条评论都会回,不回的是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欢迎与我交流防脱发经验。

我今因病魂颠倒,唯梦闲人不梦君。把这句诗送给你,你不会怪我吧。
——当然,如果心病也算病的话,如果小师叔也算闲人的话。
我没想到会在梦里见到他,曾经的豪言壮语都在喉咙里冻成了冰坨子。我没有立场质问他什么,也许亲手把刀扎在他心头的人是我,又也许在这个谁都可以利用他的世界,我连这个资格也没有。
我会在未知的时间燃起对未来的希望,可未来与过去仍长着同一张脸。四年后我梦里的烈日有了具象的形状,连着人文楼外死而复生的松树,我曾对你说它的落叶像某种本世纪初占领各小学小卖部的廉价辣条;还有主教楼外的樱花——也许是樱花吧,我年初才拍过一次,可总觉得看不够似的,美人穿什么都是美的,化什么妆都是美的,死了都是美的。还有...

是试阅。

*
杏花君死了。死在不惑之年的大好年华,却傻子一样乐呵呵地捧着手里的黄金串。
突然有人敲了一下他的头。
眼前没有了琉璃树,没有了默苍离,连黄金串也没有了,只有黑漆漆绿莹莹一大片,还有个官员模样的人正不可思议地瞪着他。那人身后是一面巨大的镜子,上面的牌匾写着“孽镜台前无好人”。
原来是地府的秦广王。
“如果让你再活一回,你要从几岁开始?”
杏花君:“……啥?”
秦广王咳了一声道:“地藏王菩萨特批你再活一回。”
“我有这么特别吗?”
“你是菩萨在两万七千六百一十三个新死者里抽出来的,万里挑一,功德无量,记得到了阳世多给菩萨添点香火钱!”
“……菩萨也会抽奖的吗?”
“你还想不想还阳了!”
“想想想!”识时务者为俊杰,杏花...

开个脑洞。
《重生之冷情巨子私奔记》——作者:杏花君。
我们需要让男主角在十岁之前遇到他的攻略对象然后掀翻整个墨家。

1 / 6

© 泡泡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