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皇稣】谪仙(上)

*古代架空。一个“假如八紘稣浥仍是八紘稣浥”的恋爱故事。ooc。
*不负责任撒糖。全员he。
*摸鱼作,没有考据,可能出错,欢迎指正。
我又被河蟹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只能分上下篇!对不起!QAQ
————————————————————————————
【一】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谪仙镇上新来的教书先生总是在下课前教孩子们念这几句。
先生年纪轻轻,生得也一副俊朗模样,偏偏是个怪脾气。工商子弟禁止入仕的政令都颁下来几十年了, 他却非工商子弟不收,真是突发奇想。
话是这样说,念在他学费收得奇低,还是有些人家肯把孩子送来的。毕竟谪仙镇这种小地方,天高皇帝远,也没人稀得管不是。
若是在江城郡府,那可就不一定了。
“皇渊叔叔,我今天做功课有被先生表扬喔!”炊烟升起的下课时间,孩子们陆陆续续鸟儿一般从学堂飞了出来。私塾不远处的点心铺子门口也飞跑来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好好好,小河今天也很厉害。这是今天份的素心软,快带回家和你祖父一起吃吧。”
说话的是个看上去约摸二三十岁的青年,一副富贵闲人的模样,却意外地很好相处。
寄雨楼是一家精致得有些过了头的点心铺子,平时由这年轻人的家仆打理。不过这人似乎真真闲来无事,日复一日捧着一对琉璃珠子笑呵呵地坐在角落。人们甚至觉得他跟这条街是一同出现的,没人知道他在这里待了多久。
在话本小说里,奇怪的人之间总是会发生一些有趣的故事。
老板也是一个奇怪的人。
每每下雨时,他总是会搬出那张沉重的红木躺椅,坐在后门对着的僻静小路上闭目养神。
对,不打伞的那种。
然而,自打来了那教书先生,这条小路也不是无人经过了。
江城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起码有一半的时间泡在雨中,所以教书先生头一次撑着伞打这里走过便朝这个方向看了过来,起初有些疑惑,有些鄙夷,时间久了竟有些诡异的赞赏。
“这些天雨大,你真的不要紧吗?”第十天,先生终于忍不住了,一下课便踩着水花匆匆而来,在那人头顶撑了一把伞。
那人一抬头,笑了。
伞面上绘着一对锦鲤呢。
“江雨霏霏江草齐,先生今天也念了第十遍了。”
先生眨了眨眼,对这答案不置可否:“在下八紘稣浥。”
“天街小雨润如酥,渭城朝雨浥轻尘。先生与在下是同道中人。”
“这是小孩子都会念的诗吧。”八紘稣浥语调冷冰冰的,却怎么都凶不起来。
“如今世道没那么太平,先生可要仔细剩下的四只手被人瞧去。”老板在伞下掸了掸丝绸外衣上落的水,真诚的笑容里偷偷藏着些狡黠。
“你的鱼尾也是一样。”八紘稣浥叹口气,把伞收回来,道:“看来是在下多虑了。”
“哎呀,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
“你这是要转移话题。”
“我叫北冥皇渊。”
“……”
“先生不进来坐坐吗?”
“神仙府第,不敢踏足。”
北冥皇渊的脸色在听到“神仙”两字时微微一变。
“什么神仙不神仙,稣浥真是看轻我了!”佯作生气的人眼神仍是温厚的,但又让人觉得他好像有几分沮丧。
八紘稣浥这才用认真的神情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然后说,叨扰先生了。
【二】
谪仙镇上有座庙。
庙宇面对滚滚长江,在浩荡江水面前显得有些单薄,却终年萦绕着香火的气息。听说庙门口那块写着“永镇江城”的牌坊,可是上百年的古董了。庙里的神主是只怪模怪样的鱼,上半身明明是龙的模样,偏偏长了条胖乎乎的鱼尾。
这里的人们叫它鳌千岁。听说镇上百年以来风调雨顺,全仰赖了这位谪仙的功劳。
北冥皇渊始终觉得这鱼长得很丑。所以邻居家的小孩来求他傍晚一起去逛庙会时,他莫名地抖了一下。
“小河,不走吗?”
“皇渊叔叔,你说这条鱼会难过吗?先生说,鳌鱼是犯错被贬的龙,那它真的愿意待在我们这里吗?那些神仙还会不会让它回家呀?”小河牵着他的衣角在神像前站了老半天,突然抬起头问道。
“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没规矩?”
“可不敢对千岁不敬!”
过路的大多是些老人和妇女,这些尤其虔诚的信众对小孩子口无遮拦的行径表示了极为直白的不满。
北冥皇渊先是温温笑着对那些人欠了欠身算是赔礼,出了正殿的门好久才道:“天上有什么好。这里有小河这么聪明乖巧的孩子,连神明都会舍不得离开呢。”
被长辈夸得心花怒放的孩子蹦蹦跳跳到前面去了,北冥皇渊便独自在集市上闲晃。不多时,天际又飘起了蒙蒙细雨。雨丝越过灯笼暖黄色的光落到连棱角都已被磨得油光水滑的石板路上,恼人的青苔也变得亮晶晶的,莹润可爱。
“小河!小河?这孩子,走得真快。”
北冥皇渊在熙攘的人群里寻找着小河的身影。此地民风淳朴,倒不会担心他走丢,不过到底还是个孩子,被雨淋着了可是容易生病的。
“皇渊叔叔,我在这里!”巷子的尽头,小河在伞下朝他招手,“先生也来啦,我们一起吧!”
站在河灯明灭光影里的人没做声,算是默认。
“稣、稣浥……”
“咦?叔叔原来与先生是朋友吗?”小不点儿对呆若木鸡的北冥皇渊视而不见,只是热络地拉着自家先生的手,“那先生一定尝过皇渊叔叔家的八味酥吧?”
“什么?”八紘稣浥猛地顿住了脚。
“小河!”北冥皇渊这时候真想捂住这跟他一样贪吃的小东西的嘴,不过为时已晚。
“叔叔还说,这几天就可以把藏了好多年的酥茴醉启封啦,看在先生的面子上,小河也想尝尝。”
北冥皇渊又恨不得自己变成一只蚯蚓了。
“八味酥,酥茴醉……”八紘稣浥与北冥皇渊对视一眼,脸色陡变,胡乱把伞往小河手里一塞,“小河,你乖乖跟皇渊叔叔一起,老师还有事,先走了。”
“小河……”北冥皇渊欲哭无泪地望着一脸状况外的孩子,“叔叔大概是欠了你上辈子的吧。”
【三】
北冥有鱼,也有神仙。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北冥之帝不住海里,住天上。
天上有个不省心的小王爷。
北冥皇渊那前儿年少气盛,仗着自己是最小的帝子便恣意娇纵,哪怕是后来多了一堆侄子也没见收敛。长辈们自然也不会跟小屁孩一般见识,只要不惊动上神,便总是由着他去。
有一天他神神秘秘把他表哥蜃虹蜺拉到一边说大表哥我来跟你说个秘密。
蜃虹蜺只当他又要变着花样搞什么幺蛾子,可北冥皇渊接下来的话让他瞪大了眼睛,最后脑海中只剩下了对方的只言片语。
我有喜欢的人了。
是个下界的妖怪。
章鱼。
还是个公的。
蜃虹蜺愣了好一会儿才记得捂心口,说来来来我给你架个彩虹桥你赶快坐着滚下去好不好?等下要是被姨夫知道恐怕你连滚的机会都没了。
“你说父王会把我变成章鱼吗?六只手打架一定很威风……表哥你知道哪吒吗?”
“……那你怕不是要再多长两个脑袋。”

北冥皇渊脑补八紘稣浥用八只手把自己扔出门外的样子已经好几天了。
那人最近总躲着他,上课的时候念完四书五经也不念什么雨啊海的,改念《陌上桑》。
八紘稣浥的那把伞还在寄雨楼的角落里放着,他有事没事都撑开来看看,戳一戳上面的锦鲤。结果有一次戳得太用力,两条红得发亮的锦鲤“啪嗒”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北冥皇渊难过得想吐泡泡,不过还是保持了最后一丝理智,手脚麻利地把嘤嘤哭泣的锦鲤丢进了鱼缸。
“千岁,有客来访。”
窝在鱼缸边擦脸的人还没开口,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大嗓门:“看到鬼!”
啊,是他那不省心的表弟。
梦虬孙一尾虬龙,非要到人间来当侠客,百折不挠矢志不渝。天上的事情他知之甚少,所以一见面便不知死活道:“你竟然跟八爪的当了邻居,这也太巧了吧!”
“八……你认识稣浥?”
“他现在叫这个名字喔?我早些年见过他,还是换帖兄弟呢!不过好男儿志在四方……哎,你脸怎么黑了?”梦虬孙不知所以,抱着一盒点心一个接一个地啃,“你被禁足百年,肯定很无聊吧?我这次去岭南帮你带了点特产……”
“看他现在心情不佳,你还是晚点来的好。”梦虬孙身后有一人幽幽道。
“稣浥!”北冥皇渊的脑中有一瞬空白,“你你你你的伞!我还没还给你!”
“……这是我的伞?”
“哎呀,上面的小鱼不愿意回来啦……你看这个行不行?”
“你们神仙的喜好原来这么别致吗。”八紘稣浥对着伞面上那只搔首弄姿的章鱼,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
“八爪的,你别介意!”梦虬孙豪气干云道,“二表哥他就是这样,一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会变成傻子!”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乞罗八景好歹闯荡江湖上百年,这点小事还是看得出的。
“喜欢的,东西……”
八紘稣浥一向自认为还算个聪明人,这时候他却脑袋冒烟地想,如果有个罐子可以钻就好了。
想自己一生坦坦荡荡,不知道教过多少小孩子君子之道,怎么到了这儿就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呢。
真是输给这条胖头鱼了。

评论(3)
热度(57)

© 泡泡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