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善于发现倒霉事的眼睛。

《琉年》杏默合志终宣

突然词穷……请大家支持琉璃树老年组!给您拜早年啦!(´。• ᵕ •。`) ♡

布袋戏镇委会:

「这琉璃树的一年,兜兜转转还是你与我同在。」


首先主催组鞠躬感谢各位写手、画手老师的支持,才能让这本杏默合志得以出生


自7.11主催开启招募到今日发出终宣,历时127(到11.15)天,《琉年》终于与大家见面。


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主催组在这里90度鞠躬感谢!!!



——杏默合志《琉年》终宣——


刊名:琉年


原作:金光布袋戏


CP:杏花君X默苍离


开本:A5简体横排...

【慕安】颠倒梦想(下)

上篇戳 这里

*

不过也有钻牛角尖的时候。

“你不逃么?”在某次险些又酿成故意伤害事件的争吵后,慕容胜雪脑袋空空地抽着烟,他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自己摊上这样的床伴,大概会赏他一顿啤酒瓶子然后走人。

……还得带上他的琴。

“逃?我为什么要逃?这里有吃有喝有空调有wifi,我谢你还来不及呢。”安倍博雅没事儿人似的笑着,把他鸡窝一样乱蓬蓬的头发一点点送回原位,甚至有心情把床单都扯平。

“所以你心甘情愿被包养吗?”

“诶……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

“你不过是不想面对失败得一塌糊涂的感情吧。”慕容胜雪也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一针见血道。

“……我刚才可听见你肚子叫了,你还想不...

【慕安】颠倒梦想(上)

*现代AU。狗血爱情故事。有替身梗请注意避雷。有私设。

*副CP随丁。

*依然是迷之屏蔽,所以分了上下篇。戳这里【下篇】

——————————————————————————————

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

慕容胜雪已经连续一个星期看到那个角落里的青年,从第一天起,他就注意到了他。

青年常穿白色的休闲装,酒杯和玻璃窗外的车水马龙一样变换着颜色。台上的琴师心想,他一定也看到自己了,否则那双蓝眼睛不会这样追随,阴晴雨雪都取决于酒精。

于是慕容胜雪任劳任怨地拉了一个星期的《幽默曲》,即便有客人企图朝他扔酒瓶。

终于在一个把整个酒吧街都热成了蒸笼的大晴天,慕容胜雪放下了他的小提...

【默杏】鬼匠

迷之屏蔽。后半段用的图片,观看不适请见谅。

*

杏花君第一次遇到那个人,正是酆都莺飞草长的春三月。

他常去采药的那片乱葬岗人迹罕至,除了几个替人哭丧的熟面孔,剩下的只有一只喜欢追在他身后一边哇哇乱叫一边讨食的跛脚乌鸦。

那个青年简直像是从棺材里长出来的一朵绿幽幽的蘑菇,背后一个大大的竹筐,眼看要把他细弱的肩膀压成一把生锈的镰刀。

“你不要紧吧?需不需要帮忙?”杏花君不由出声询问。

青年吃力地直起腰,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漠然地朝杏花君摇摇头,径自转身离开了,深绿色的袍角很快和暮色中的青草融为一体。

“……怪人。”

更奇怪的是,一连几次,杏花君都在同样的地方遇到了那个人。他身边摆着...

【安倍博雅中心】蜃楼

【鬼匠】系列之二。主剑安。原创人物视角。有雁俏。

前文戳  【随丁】竹马惊鸿

———————————————————————————————

*

我第一次对那个东瀛人有所耳闻,是在师尊与客人的言谈里。

客人是个蓝衣蓝发的男人,与师尊差不多年纪,不喝酒,不喝茶,吞云吐雾。我能察觉,他和师尊都不喜欢对方。我自作聪明地想找个由头把他撵出去,躲在帷幔之后的师伯却悄悄架住了我的胳膊,往我手里塞了一把花生糖。

“他是你什么人?”师尊把指尖按在客人眉心,神色并不如往常和善。

“……朋友。”

“千真万确么?”

“你什么意思?”客人有些不快。

“公子应是直爽之人。”师尊少

【随丁】竹马惊鸿

*

船行到酆都的那个晚上,丁凌霜做了个梦。

那是他江南故乡的弄堂,窄巷子石板路,苍老得寸步难行。梦境里的孩童尚未到门扉一半的高度,又才下过雨,他在阴翳的天空下跌跌撞撞几步就摔在了地上,手心蹭了一把黏糊糊的青苔。

一只竹马咯噔咯噔地与他擦肩而过,细长的竹竿凭空跳着,动作稚拙而可笑。丁凌霜本能地伸手,却只抓到了一缕炽热的白灰。

然后他看到了太阳。

*

鬼匠的宅邸只有晚上才开门迎客,两扇门扉各有一半锈蚀的铜镜,跟客人头顶的纸灯笼一样绿幽幽的。

“你想见之人仍在阳世,请回吧。”传闻中的鬼匠端坐在荒芜宅院的第三重,屁股下面是个吱哇乱叫的破板凳。他本人倒是对此浑然不觉似的,不动如山地擦他的镜...

【慕安】孑然记

贵乱注意。主cp慕安,有雪霜,单箭头的剑安以及一句话的随丁。
ooc。有私设。
请注意避雷!
——————————————————————————————
*
天真冷啊。冷得连烟都点不着。
慕容胜雪跟一群过马路的男女老少一起站在十字路口。他眼中的人们行色匆匆,在绿灯的驱使下像一群急于过河的鸭子。
他的文学才能一向贫瘠,以至于安倍博雅曾经毫不留情地吐槽他,你人长得这么斯文,怎么一说话就跟文艺圈的泥石流一样。
……想他干嘛呢。
慕容胜雪像个冻挺的木桩子站在原地抽完了一支烟,雪也越下越大,不过很快就被车水马龙碾成了斑驳的污渍。
胜雪凌霜,我们是天生一对,不是吗。十几年前也是个雪天,就在这个十字路口,他对那个人这样说。
那...

【海境】未离

*主要是鱼小四和华华的亲情向。
*原创人物视角。【假装鱼小四有个华华一样的熊孩子。】
*称呼上实在弄不明白……大家就……意会吧。
*短小的摸鱼。
——————————————————————————————
抓周那天,我抓了一碗晶珠凉。
这对于皇亲国戚来说似乎很丢人。周围都没人敢应声儿,父王却安安静静地等我把一碗甜汤全舔进肚子里,才把我抱起来亲了又亲。
他那时候已经开始变成鱼头了,硬硬的鳞片扎得我哇哇大哭起来——这是后来他自己说的。
哦对了,忘了说我的父王是海境安乐王北冥异。
我的名字?嗳,这个不重要,我只是来给你讲个故事。嗯,我今年十岁啦,已经不小了。
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有喜欢背地里议论别人的家伙。不过也多亏了他...

【杏默】弗兰肯斯坦的花与世界

*

杏花君注意到那个在站牌下等车的男人,已经是第三天了。

那个人高高瘦瘦的,穿一件浅绿色的风衣,看起来最多不超过三十岁。杏花君每次看到他时,他都紧紧盯着站牌,然后皱着眉摇头。

这是个一年四季都开着花,走几步就能遇到野生喵星人的沿海城市,生活节奏也比什么北上广深慢了不止一点半点。在这里等车的人不是教书匠就是学生党,大家都忙着说说笑笑赏花撸猫,只有这个家伙与众不同。

……当然像痴汉一样盯着他的杏花君也不太正常就是了。

杏花君是建安大学人工智能研究所的一个普通研究员,这两年被借调出去做课题,已经有段时间没接触老本行了。至于他一个顶天立地的糙汉子为什么被叫做杏花君嘛……人出生之前总不能替自己...

【雁俏/空网】魂酒(四)

提前完结啦!虽然仓促但终于是糖了!【可以忽略那个番外一样的后续...】

有一点琉璃树老年组的剧情。

前文有一点点改动→       第三章加了一点点药神的戏份

这次真的是脑子瓦特了...非常对不起QAQ

--------------------------------------------------------------------------------

*

史精忠依然没太弄清楚事态的发展。

他甫一回来就被上官鸿信摁到了床上,与平时不同的是,对方这一次像是用了同归于尽的力气,他甚至觉得自己刚才差一...

1 / 4

© 泡泡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