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写手年度总结二十题

跟个风。感谢提供模板的太太。

01 这是你开始写作的第几年?

十一年...【捂脸】

02 你今年挖了多个坑?

不记得了...都是短篇...还有一个琉璃树老年组的中篇没写。

啊还有两个原创长篇............

03 你今年填了多少个坑?

填完的基本全在主页里。

04 摸摸你的良心,如果它还在的话,有没有觉得痛?

emmmm痛惯了就麻了。

05 这一年你写的最满意的文是哪篇?

《不高兴先生和不高兴先生的故事》

这一万多字从2016年11月份写到2017年4月份,中间崩溃差点删稿子好几次,写完了没保存一次,也扔了不少没用上的桥段。《天作之合》的两万多字也只用了两个月不到,而且同时还写了别的稿子。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现在对这篇的剧情已经没那么满意了......但是不打算再修改了。实在没有勇气再往绝望里写了。

06 这一年你写的最不满意的文是哪篇?

《国色》。

《国色》和《几回魂梦与君同》的不满意程度大概并列,但后者是零碎时间拿手机摸出来的,《国色》是放假的时候拿补鲸的力气写出了个摸鱼的东西...开头写了两遍后来还删去了玄狐两千字的戏份,改了不知道多少遍最后还被吐槽把废锻写得没有CP感,简直气结......

07能总结一下原因吗?

一切原因都可以归结为能力不足。

08 这一年有哪些读者令你印象最深刻?

每写完一篇文总能迅速出现的雪雪吧23333

09 这一年有没有什么读者留言令你开心的原地爆炸?

给我写留言的我都炸成烟花给你们看啊_(:з」∠)_

真心感谢每一个能把我的故事看完的仙女们。

10 这一年写作给你带来最快乐的事是什么?

现实中很多积压在心里的东西有了宣泄的渠道吧。虽然产出的过程也很痛苦,要解剖很多丑恶的事情,也要直面那个懦弱的自己,但是也让自己有一颗更强大的心。

还有一个就是学会写糖了...(感谢皇稣...)

11 这一年写作给你带来最悲伤的事是什么?

擦镜子的人永远死了,现实阻止我将他复活。梦里不行,回忆里也不行。在这之后他们又把那镜子泼上了洗不掉的血,我看不见自己,也看不见他。

(有些不想明说的事情,就这样吧。)

12 这一年你是否因写作而结识了新的好友?

圈内好友不都是因为写作认识的吗...

13 这一年你为了写作而主动学习了哪些新东西?

新东西没有吧...新书是看了不少...主动学习刑法学法医学啥的算吗...

14 这一年你的文是否有收到过画手配图? 

【......下一题见吧。】

15 如果有可能,你最希望能合作的画手是哪一位?

一首梦醒时分送给自己。【再下一题吧。】

16 你认为自己这一年在写作哪方面提升最多?

学会写大纲了。不喜欢说废话了。起原创人名远离杀马特了。

17 你认为自己这一年在写作哪方面的缺陷最需弥补?

剧情单薄。

18 能不能贴一段自己这一年写的最棒的文章段落?

我觉得这一段会出现在我今年的最后一篇文里23333【还没写完】先贴临时的一段吧。其实是《不高兴先生》整个系列最早写完的一段,后来的几万字都是补上去的哈哈哈哈哈想不到吧。

----------------------------------------------------------------------------

冥医接到史精忠的电话时人还在飞机舷梯上。

像默苍离那样吹毛求疵的人,果然还是选择了个相对体面的死法。

电话那头的青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不停地道歉,说不该在毕业酒会上喝那么多酒,不该察觉不到老师的异样。他甚至不知道怎么面对从外地赶回来的师兄,一张口就仿佛是个陈述供词的罪人。

“不怪你。”冥医无比冷静地安慰他,“你是苍离最得意的弟子,他不会希望看到你这样……鸿信也是。我已经回来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这个长辈处理就好。”

他默默挂掉电话,已经人到中年的男人,在人来人往的机场,恍若见不到旁人的侧目一般,嚎啕大哭。

如果非要谁来为这件事负责的话,最该死的不是自己么?说来可笑,悬壶济世,到头来济得几人呢?上天最后还是不肯放过苍离,也不肯放过他。

向上天偷来这样一个人,与他并肩这些年,恐怕该知足吧。

默苍离走后,他的生活好像也没多大的变化。同样是每天早早起床,煮饭,假装神采奕奕地骑着自行车去那间开着花的教室里上课。

只是闲暇时,他发呆的时间越来越多。有时候端着饭盒走到默苍离办公室门口,才想起这里已经换了新主人,然后面无表情地把从前他喜欢吃的东西全都倒掉。

史精忠后来去了国外,他偶尔会给杏花君发个邮件鞭长莫及地问候一声,终究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学生们问他,那个和老师穿同款衣服的先生为什么不来了,他笑笑说,那个人啊,懒得很,现在连动都不想动一下了。

那件默苍离挑的蓝色风衣已经洗得发白,可是他舍不得丢。

苍离走的时候,穿的也是这一件。

医者从来都是不能自医的。每每想到这里,他总会半是自嘲半是苦涩地笑笑。

他常常重复着一个同样的梦。那个从来不会笑的人就静静站在他梦境里,眼神清澈,尚有一片广袤的星空。

原来他笑起来是这样的。

“我很想,很想爱你。”他一遍一遍地说。

就像他生前发给杏花君的最后一条信息一样。

19 有什么话想对这一年的自己说吗?

你还不够努力,更不够勇敢。

20 新的一年,对自己在写作方面有设立什么小目标吗?

好好写剧情吧。早日回归原创大坑。


评论(1)
热度(9)

© 泡泡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