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狐晴/博晴】昔时未折花

*手游向有私设,妖狐是晴明未失忆之前的式神

*主狐晴。全员都未得所爱的故事

----------------------------------------------------------------------------

【一】勿与生人言

“这位美丽的姑娘,天色已晚,请允许小生送您回家吧。”

带面具的书生轻轻把纤长的手搭在独行的女子肩头。

“荣幸之至。”女子低头轻笑一声,走在了书生前头。

细细的雨丝在暮色中悄然落下,街上的人各自行色匆匆,很快,木桥上只剩下两副木屐轻轻敲打着桥面的声音了。

“夜行之人容易遭遇魑魅魍魉,您可要当心了。”女子的声音听来有些沙哑。

“比起魑魅魍魉,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类更是可怕啊。”书生一手为女子撑着伞,一手不紧不慢地摇着折扇,笑意温柔莫测。

“那些人,还能称为人吗?”女子掩嘴而笑,散落在斗篷外的几缕白色发丝无声地颤了颤。

“可魑魅魍魉不管做什么都永远是魑魅魍魉,哪怕他混迹在人世之中。”书生摇了摇头,“雨停了。”

书生收伞的瞬间,女子突然发出一声年轻男人的轻叱,一张光芒耀眼的符咒化为利剑,直直刺向书生心口。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书生迅捷地闪身,可腰带上的配饰还是被剑气切断,摔成了碎片。他却不恼,仍是摇着扇子,精巧的嘴唇弯成嘲讽的弧度:“是我的话让你哑口无言,所以恼羞成怒了吗?阴阳师晴明大人。”

“我并不想伤你性命。”斗篷掀起,男子微微上挑的眼睛平静地凝视着对面的妖怪,“妖狐,你若是执意为恶,神明都无法宽恕你了。”

“哈哈哈!神明?安倍晴明,你又可曾真心实意信奉给予你力量的神明?难不成是与人类相处太久,连自己的身世都不敢承认?”

妖狐突然大笑着摘掉了自己的面具——那是一张足以让最美丽的人都为之倾心的脸。他不再隐藏自己身上强大的妖气,狐耳在黑夜里白得近乎透明。

“博雅!”

阴阳师话音未落,贴着符咒的赤色箭矢便破风而来。与此同时,妖狐脚下现出了蓝色的法阵。

“灵缚·禁。”

晴明见那妖怪的脸上一闪而逝惊讶的神色,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没有挣扎叫喊,仍是噙着一丝全无悔改之意的微笑,似乎在等待阴阳师的下一步动作。

“我说你也真够可以的,跟妖怪废这么多话做什么。”贵族青年自隐身的结界中走出,看向晴明的眼神有几分责怪。

晴明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只是隔着术法组成的锁链打量被困在其中的妖狐。

彻底坠入黑暗之前,妖狐看到他轻轻摇了摇头。

“你说得没错。”晴明轻声道。

【二】春樱花几重

“呜呜呜——”

盛放的樱树下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幼童,而此刻,小家伙正旁若无人地嚎啕大哭。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样,他身上生着白狐的耳朵和尾巴,额头上的妖纹更是暴露了他狐妖的身份。

“晴明,你是不是把这狐狸变傻啦!”一直倚在花树下的武士头痛地扶额。

“好啦好啦,哭了这么久,你就不累吗。”银发的男人含着笑轻声细语地把小狐妖抱起来,轻轻拍着他的背。

可小家伙不理他,只是哭。

“想吃东西了?”博雅试探道。

小狐狸哭得更凶了。

“兽类的幼崽会感到无助的时候……”晴明沉吟了一下,“难道是离群么?”

“诶?”博雅这才恍然大悟。

“啊,这就好办了。”晴明松了口气,“看,我与你本来是同样的哦。”

稀微的雾气中,银发的阴阳师把小狐狸举到与自己的视线平齐的位置。他头顶亦生出了尖尖的狐耳,身后蓬松的尾巴晃来晃去。与小狐狸同样,他的额上也有着繁复艳丽的血色妖纹。

“晴明!你……”博雅大惊失色,赶紧在晴明的庭院周围布下了结界。

“世人盛传你是白狐之子,你这样随随便便使用妖力,是怕这传闻不坐实吗?!”博雅气呼呼地训斥这随心所欲的阴阳师,只当他是被这小崽子迷了心窍。

“你真好看,我心悦你。”

没待晴明答话,小妖精先抓着晴明的狐狸耳朵,眯起眼笑了。

“真是死性不改!”博雅嫌弃地“嘁”了一声。

“傻孩子,心悦可不是这样用的。”晴明无奈地笑笑,揉了揉小家伙因为兴奋而支起来的小耳朵。

“晴明,这样真的不会有问题吗?就算你喜欢小孩子,也不至于把个罪大恶极的妖怪捡回来当儿子养吧?”博雅很少看到晴明这般开怀的模样,若是旁人看来,这一大一小两只狐狸倒真像是父子一般。可只有博雅知道,这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毛球是怎样可怕的存在。

小狐狸被武士慑人的气势震得抖了一抖,连耳朵都软趴趴地贴在了头顶,可他还是一副张牙舞爪的凶恶模样,缩在晴明怀里“狐假狐威”地朝博雅呲牙咧嘴。

“我早已说过,身为阴阳师,我的职责不是杀戮妖魔,而是平息混乱。”晴明轻轻抚摸着小狐狸光滑的皮毛,轻描淡写地说。

“可这封印管得了一时,却……”

“博雅,”晴明打断了武士的话,“你若是这样不相信我,何不选择一个更强大的对手呢?”

“我、我、你……”博雅急得涨红了脸,却支支吾吾地什么都说不出来。

是了。让他说出“我很担心你”这种话来,恐怕是连天照大神都办不到的。

“呸。”晴明听到自己怀里的小家伙几乎轻不可闻的声音,不由弯了弯嘴角。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可能是对这狐妖难以言喻的熟悉感,也可能是他们两个太过相似,才让晴明在最后一刻心有戚戚。

“博雅,谢谢你。”晴明心知换做博雅,他也不会置那只美丽又凶狠的狐妖于死地的,不过是嘴硬罢了。

“不会有事的。”见博雅没答话,他又说了一句。

“我不相信妖怪。”博雅不悦地嘟囔道。

“你这话若是被大天狗听去,恐怕他又要记你一笔了。”晴明的笑容里有几分狡黠,“我也一样。”

“我、我不是说你们!我……嗳,你这家伙又占我的便宜!”博雅有点儿生气,更有点儿慌张,手忙脚乱中连随身的弓矢都落到了地上。

【三】云翳有尽时

阴阳师与贵族青年并肩走在京城的街头,两人似乎在愉快地交谈着什么。只有远远观望的晴明看得到,另外一个自己眼底潜藏着危险的杀意。

“博雅,你心悦我吗?”

博雅被那个人问得愣住了。

“博雅,快逃!”

晴明不顾一切地嘶吼出声,脚上却像被钉了钉子,动弹不得。

血雨落了他满头满身,博雅倒下的瞬间,整个京城春意尽退,变成了无间地狱的模样。

脑中一瞬清明,他冷汗涔涔地猛然睁开眼,月光寂然洒落满室,惨白的颜色仿佛某种祭奠。

这时晴明才注意到窝在他怀里的小狐狸,刚才就是它用尾巴尖儿在他脸上扫来扫去,害自己打了个喷嚏。

见他醒来,小狐狸半眯着眼乖顺地爬回他臂弯里,不多时就响起了轻轻的鼾声。

明天就是与黑晴明决战的日子了。

晴明一个个数着地上窗格的影子,梦里心脏被刺破的痛却没有半分消减。每每闭上眼睛,都会看到那人浑身浴血的模样。

他虽然在阴阳术上造诣颇高,却终究没有八百比丘尼的预知能力。如果这真的预示着什么……

他小心翼翼地披衣坐起。头上系着红线的小纸人一个个活了一般跳上他膝头,晴明把它们一一收好,刚刚走到门边,一直呼呼大睡的小狐狸突然变成了小孩子模样,扁了扁嘴就嚎啕大哭起来。

“我只出去一小会儿,马上就回来,等我回来,可以吗?”晴明有些无措地抱着大哭不止的小狐狸,尾巴尖儿轻抚着小家伙的头顶。

“会很快吗?”小狐狸抽抽搭搭地抬眼,脸上满是可怜兮兮的泪痕。

“很快。”晴明终于松了口气,“你乖乖睡一觉,我就回来了。”

小狐狸含着泪点了点头,化成原型蜷成了一个白色毛球。晴明掐着法诀的手在空中悬了片刻,终究还是没有落下。

如果自己有什么不测,那么这狐妖恐怕又要现世害人,不如一了百了。可是……

“你相信我,我也该相信你。”出门之前,他对打着呼噜的小狐狸轻声道。

门关上的那一刻,有晶莹的液体从小狐狸殷红的眼角落了下来。

【四】何曾为故人

“弱者,该是你回归黄泉的时候了。”

黑色羽翼遮蔽了天空,平静的空气中突然升起了骇人的风暴。晴明面不改色,持诀与大天狗对峙,一旁尚有雪女作壁上观。这里只有他孤身一人,黑晴明甚至没有给他召唤式神的机会。

孤注一掷对他来说当然不是好的选择,晴明自己都难以相信自己会做出这种傻事——只是因为那个梦吗?

“话别说的太满,”幕天席地的风暴中响起了一个年轻男子温文儒雅的声音,“天皇化身的大妖怪屈居半个阴阳师之下,被人当成畜生耍的团团转还自诩什么大义,真是让小生大开眼界。”

风势因为这个人的加入一时竟得到了控制,晴明定睛一看,拦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几年前被自己一道封印变成幼年形态的妖狐。他的面容似乎比自己印象中的更加精致,每一寸皮肤,每一道妖纹,都像是得到天神眷顾的美丽。可这美艳恭谦的皮囊之下,那上挑的狐狸眼中却满是渴望鲜血与杀戮的癫狂。

爱宕山的万妖之首从未被人这般嘲讽,精致的眉眼都狰狞地扭曲了起来:“区区狐妖,有什么资格对吾品头论足!”

“让开。你不是他的对手。”晴明拈起一张符咒,默念张开结界的咒文。

“阴阳师大人,临走的时候不是还说了相信小生么?可不能出尔反尔啊。”妖狐不以为意地一笑,转向大天狗时神色却骤然冷了下来,“竟然用‘区区’来形容玉藻前一族……啧,虽然你长相过关,可小生已经失去将你做成活死人的兴趣了。”

“妖狐……”晴明勉力支撑着结界,眼前却走马灯一般掠过了许多熟悉的身影。

这样的场景,似乎不是第一次出现。

“快召唤白狼和妖刀姬!留着你的力量杀掉黑晴明!”

这些年来,妖狐恶劣的性子没怎么改,在关键时刻还是不傻的。他有些得意地笑着,伸出舌尖舔去了嘴边渗出的血丝。

现在的晴明,与收服他的那一个似乎是有些不同的,妖狐也说不清他们不同在哪里。连自己也与那时候不一样了不是吗?

他想起了那个被晴明打败便吓得哇哇乱叫的自己。他那时尚弱小,为了保命便不择手段地求饶了。晴明失踪后,他们之间的契约也自动消失,他又变成了原来那个怙恶不悛的狐妖。

没有人劝他回头,也没有人愿给他栖身之所,直到阴阳师的再次出现。固执如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世上有些美丽的东西是看不见的。

忘却也好,不完全也好,有旁人陪在他身边也好。

再收服他几次,都好。

【五】沉沦至几何

黑夜山一役最后不了了之,晴明也就和往常一样,画符念咒,奔走平乱。土御门的庭院里依旧喧闹,花朵也一如从前,常开不败。

没有人知道晴明和自己的半身达成了怎样的协议,可从一开始便跟随晴明的式神们大多能猜出七八分。

是他自己不愿意回忆起过去的事情罢了。

贵族武士渐渐地不怎么来庭院了,听说是那位殿上的大人赐了婚。闲暇时的晴明也只是安静地坐在树下一首接一首地抄写和歌,到傍晚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做什么。

每每此时,也正是妖狐寻欢作乐回来的时间。

“那件事,已经快一个月了吧。”狐狸书生不紧不慢地推开晴明的房门,踏着满地狼藉的酒杯摇着扇子坐在他对面,语调中却是快要压抑不住的怒气,“后面的几十年你要怎样过?活在回忆里吗?”

阴阳师只是躲在墙角低头画着符咒,“你还是太年轻了。”

“哈,年轻?”妖狐怒极反笑,“从狐狸修行为人少说也要百年时间,只是区区人类的你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晴明沉默了一会儿,却没有显现出任何不悦的神色。

“这是不一样的。”

“你有没有问过自己,你是心悦这个人,还是心悦他的地位?你是很想爬到上面去的吧,哪怕你嘴上不说。”

这试探恶毒又幼稚,妖狐自己也清楚。当年执意杀掉那个人的妹妹是晴明的意思,这是最快平息混乱的办法。可现在的他,还做得出这种事情来吗?

 “你还太小了,什么都不懂。”晴明像是想像几年前那样揉一揉小狐狸头顶毛茸茸的耳朵,意识到面前已经是个和自己一般高的男子时才讪讪缩回了手,叹了口气。

妖狐不知怎么接他的话,打开门的瞬间,身后奇怪的妖气却缠绕住了他的四肢百骸。妖狐心里一沉,破釜沉舟似的回了头。

月光下那个半人半狐的阴阳师就像他久远的记忆中一样,笑容温柔却让人捉摸不定,眼角炽红的妖纹熠熠生辉。

“我与你本是相同的。”

上一次听到同样的话,还是自己没有化成人型的时候。

“我自作主张让你从头再来一次,可是你,还没有心。”晴明指着妖狐心口的位置,语气里没有责怪也没有遗憾,甚至连怜悯都没有。只是那眼神依旧温柔,温柔得让人想要长久地溺死其中。

“晴明,”妖狐凝视着那张因醉酒而泛起酡红色的脸,恨恨地咬着牙,语气却无比悲哀:“你还真是自以为是。太自以为是可是什么都得不到的。”

“我也从未拥有过什么。”晴明不以为意地笑笑,像是对妖狐不设防似的闭上了眼睛。

妖狐在他身侧静静坐了很久,金色的眼眸中,樱树的影子在阴阳师身上一点点挪动。

“你总说我与你相似,可我一点也不想学你。”他起身在熟睡的阴阳师眼角印上一吻,“今天,是最后一次了。”

夜色沉沉,檐角的风铃被风吹起,掩去了书生离去的声音。

【六】花枝零落空

博雅去世的那一年,晴明的第一个孙子出生了。孩子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淡漠得仿佛闲云野鹤的父亲会突然泣不成声。

“就叫他……昌浩吧。”年迈的老人望着怀里正对着自己笑的孩子,声音无喜无悲。

天边升起了血色的云霞,仿佛河川流淌一般一直蔓延到土御门才停下。

“昌浩。昌浩。”遥远的风中有个声音反反复复地念着晴明给这孩子取的名字,“哈哈哈哈哈,好名字,好名字!”

饶是这一生再漫长,我无论如何都不够资格站在你身侧,更不配与那人相提并论。

很多年后,人们传说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后人仍然能够听到精灵窃窃私语的声音。听家里的人说,那声音像是个年轻男子,日复一日吟诵着晴明生前最钟爱的和歌。

----------------------------------------------------------------------------

*昌浩的名字来自《少年阴阳师》,记得看到有人说过这个名字倒过来念就是“博雅”的发音...我不懂日语如果出bug了还请原谅...

*第六节《花枝零落空》的名字来自金光布袋戏的曲名。

*关于友情出演的大天狗...崇德天皇出生的时候晴明已经去世,天皇化身的大天狗和爱宕山的妖怪首领好像也不是同一个...所以我就编了一下...

评论(3)
热度(66)

© 泡泡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