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雁俏】天作之合(四)

继续瞎扯淡的一章大家当笑话看看就好。有被当成假想情敌躺枪的苍兔和熊孩子小空出没。有微量银霜。

吵架的戏份终于结束了......啊开心。

*

史精忠再一次见到上官鸿信,已经是两人争吵之后的一个星期了。新学期刚开始这人就请了好几天的假,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从前他可都是把公司的事情放在学校后面的。

这天下了课之后,史精忠照样坐到了路边的木质长椅上,在冷风里仰着头有一搭没一搭地偷眼瞅五楼某个放着一盆仙人掌的窗户。

窗户开了。与此同时,史精忠的手机微信提示音也响了起来。

“你是没带钥匙还是有吹冷风的癖好?”他几乎可以想见上官鸿信那张欠揍的脸。

平心静气平心静气。史精忠默念了几遍《心经》,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师兄,我……”正想说几句软话的史精忠脸色突然急转直下,“苍兔的捐建计划什么时候到了你这里?!”他目瞪口呆地望着上官鸿信办公桌上的文件。

“反正是行善积德的事情,给谁做不一样。”上官鸿信冷冷扫了他一眼,“是你舍不得让我花这个钱,还是更愿意把这个功德加在他身上?”

史精忠隐隐嗅到了他语气中不悦的味道。这家伙表面上是对苍越孤鸣不满,可事情未必就有这么简单。羽国与苗疆一直以来都有业务合作,史精忠也是知道的。虽然自己现在名义上是上官鸿信的家人,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怕苍越孤鸣吃亏要多一些。

“你这吃的是哪门子飞醋。”史精忠心思七拐八绕地转了几个圈,决定继续装聋作哑,“就算苍兔不是我朋友,你抢人家已经谈好的生意也不太合适吧。”

“书呆子谈生意,恐怕要把命都赔进去。”上官鸿信堂而皇之地把文件收进自己上锁的抽屉里,拿起讲义就出门去了。

史精忠皱着眉头把这间办公室前前后后仔细扫视了一遍,快步走出了门。

他突然觉得没有安全感。

“苍兔,上官鸿信是不是对你说什么了?”

史精忠走到教学楼的天台上,尽力保持语气平静,“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让给他?”

“没什么,只是正常的业务交接,不用担心。”苍越孤鸣在那边笑得跟没事人一样,“还有,也就你还在叫我苍兔,他们可都叫我苍狼。”

“……”史精忠沉默了一会儿,脑中突然有了一个不怎么成型甚至可能把自己卷进去的计划。

“我只是提醒你,上官鸿信不是什么善茬。别被他坑了。”

“好啦好啦。谁还不是个霸道总裁啊。”

苍越孤鸣那边越是笑得傻乎乎,史精忠心里就越没底。他有些不安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几乎是一路小跑去了停车场。

“小空,去查一下这个人,还有羽国集团的背景。”史精忠把上官鸿信的简历甩在了桌上,“最好把羽国和苗疆的联系都查清楚。”

“我大哥竟然有朝一日会跟黑道买消息?让我看看是谁这么大本事……上官鸿信不是你对象么?!”小空露出了夸张的表情,“颜挺正的啊,你不会真从了吧?”

“说话之前最好过过脑子。”史精忠白了他一眼,“要不是怕小叔把事情捅到咱爸那儿我才不找你。别不知好歹。”

“行吧,亲兄弟明算账,我拿钱办事,你跟谁搞对象我还真没兴趣。”史仗义翘着腿在沙发上吞云吐雾,一点儿没操心他大哥的样子,“看在小弟的面子上给你打个折,十万。”

“你怎么不去抢啊。”史精忠心里早就把这个熊孩子揪过来揍了一万遍,却还得端着一副谈判的态度,“最多两万。”

“你最好想清楚现在是你求我。八万不能再少了。”

“五万。你的把柄我手里也多得是。亲兄弟可别做的太绝了。”

“五万就五万。为了我大哥的终身幸福——”

“别扯没用的。我还有事,到时联系。”眼看快到下课的时间,史精忠一路超速加连闯两个红灯才终于在上官鸿信下课之前回到了学校。

“今儿什么情况,竟然跑到教室门口等我吃饭?”

“刚好路过而已,师兄不要多想。”

“我怎么觉得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呢。”

“我还真第一次听见大老爷们儿说自己是鸡。”

“……”

俩人跟平常一样你一言我一语一路斗嘴去食堂。史精忠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做,可能是气不过最好的朋友被骗,更可能是发觉,那个人,还是爱他自己多一些。

自己又有什么立场指责他呢。

*

史精忠这学期的课都排在下午,这给他拖堂提供了十分的便利,尤其是在上《先秦诸子选读》的时候。不过鉴于他人缘好,拖堂对他和他的学生来说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

意犹未尽地上完了课,史精忠看看手表,五点五十,是吃饭的时间了。

路过一楼的某个教室时他习惯性地瞟了一眼,里面的人还在哑着嗓子训学生。

真是难为他了。

不过说起来上官鸿信虽然平时看起来凶凶的,选他的课的学生却是越来越多,大概是上官老师从来不挂人的原因。据他的学生说,卷面成绩不及格的人统统会被他打上六十分整,从此成为让老师不能呼吸的人——不过也没什么人在意这种屁事就是了。史精忠却不一样,虽然他长得像个软包子,实际上却是那个最难啃的,渐渐就只剩下勇猛精进的小姑娘前仆后继。

史精忠暗暗叹了口气,心事重重地站在门口等着某人下课。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史仗义那边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不知道他在玩什么把戏。

“哟,大哥!”

两人刚出了教学楼门口,史精忠便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他心里暗叫不好,赶紧扯了上官鸿信就要向另一个出口去。

“有人叫你。是你弟弟吧。”上官鸿信指指那边一身杀马特造型的史仗义。

“.…..”史精忠没说话,对史仗义甩了个眼刀就上了他的车。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事儿非要瞒也是瞒不住的。

“你是我哥的……”小空从后视镜里把上官鸿信上下打量了一番,单手握着方向盘老大声地自言自语:“叫嫂子不太合适,毕竟你看上去比较像上面那个。嗳,就叫叟子吧。”

上官鸿信眼角抽了抽,虽然没吱声,一肚子脏话早就写在了脸上。

“史仗义!”史精忠皮笑肉不笑地对着弟弟咬牙切齿。

“叟子啊我是混黑道的你应该知道吧?我哥他让我调查你的背景哎,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对不起我哥的事儿啊?”小空语气无比真诚,好像真心关注他大哥的生活质量似的。

狭小的空间里,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弥漫开来。

上官鸿信淡漠地扫了史精忠一眼,努力想挤出一个帅气的蔑视之笑但好像失败了。

车子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中行驶了半个小时,下车的时候上官鸿信说:“你们聊,我先抽个烟。”

史精忠张了张嘴,最终也没说出什么来。这事儿是他授意的,没什么好辩解。

然后他把气全撒在了某个熊孩子身上。

“史仗义,爸妈管不了你你很得意啊?是不是想去叔叔家给叔婶练练男女混合双打?”

史仗义不以为意地猛吸了一口烟,然后嚣张地把烟吐在了他大哥脸上:“你根本不喜欢他。早分早省事。”

“我喜不喜欢他不是你管得着的事情吧。”

“史精忠,你以为你是谁啊?救世主吗?”史仗义倒进沙发里懒懒地望着他在外人口中近乎完美的大哥,“没错,你找的人不是什么好人,可你,你又是什么货色!”

“史仗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史精忠心口一窒,头也开始痛了起来。

“他是什么人?羽国集团的公子哥,动动手指头就能用钱砸死你的钻石王老五!你以为他是脑子进水了才来跟着你做这穷得就差去要饭的教书匠吗!你们的老师不肯承认他是因为他不适合干你们这一行吧?你又算是怎么回事?你同情他?其实你看他在你老师的阴影里转来转去出不来的时候你心里很得意吧?”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又有什么资格!”史精忠一拳向弟弟挥过去,却被对方轻巧地避开了。

“是啊,我是没有资格。”史仗义的表情不知道是愉悦还是凄凉,“可是大哥,这世上的孤家寡人有我史仗义一个人就够了!”

“你这样做就是在把他变成孤家寡人!”

“总好过被你骗一辈子不是吗?”

“……你真是不可理喻!”

“……大哥?”

史精忠猛地摔门出去,史存孝和雨音霜正在门外和上官鸿信仨人面面相觑。

“吵完了?”上官鸿信抬头看了史精忠一眼,把烟头丢在了地上。

“大哥你又和二哥吵架了?还把客人晾在外面?”史存孝牛脾气一上来又想给他俩开上俩钟头思想教育课,雨音霜一直拽着他袖子使眼色他才打消了念头。

史精忠清楚地看见,上官鸿信的眼神在听到“客人”两个字的时候明显暗了暗。

“我和霜发现了一家不错的餐厅,给你和大哥各打包了一份……看你俩这样子恐怕也是没看到信息。”史存孝一边把饭盒丢在桌上一边念叨,好像他才是那个年纪最大的。

“谢谢你,小弟。我和同事还有事要谈,先走了。”史精忠拎起饭盒逃一般离开了史仗义家,身后是史存孝莫名其妙的声音:“二哥,大哥有什么事要带着同事来你家谈啊?”

“……抱歉。”他不想解释什么,史仗义说的每一句话他都无法反驳。想来他对这位师兄的所谓爱情有百分之九十都是脑子一热,剩下的还是师兄最不需要的同情。

他想起几年前默苍离的葬礼上他和上官鸿信见面时的情形。那时的他也是这样,心虚得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你弟弟的愚人节礼物,挺惊喜的。”上官鸿信边说话边拦了一辆出租车,“走吧。”

史精忠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转了转,又被他生生忍了回去。他是生史仗义的气,但更气自己。

*

那件事虽然搞得大家都很不愉快,但日子总还要过下去,两个人也就心照不宣地不再提起。

史精忠不久之后收到了史仗义的邮件,他说羽国这桩生意确实抢得莫名其妙,如果不是公司内部出了问题,就是史精忠太过低估了自己在上官鸿信心中的位置。

史精忠理所当然地选择了相信前者。现在的羽国集团又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他旁敲侧击地问了上官鸿信好几次,却都被对方避开了。

既然生意上帮不上忙,工作上总还可以吧。

“这是修改完的开题报告,你来看一下。”

史精忠刚刚抱着电脑走到上官鸿信的办公桌前,自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是我……”他在上官鸿信的白眼中把电脑丢进对方怀里,“什么?我不知道,今天没有我的课……我不知道他在哪里。系里的领导都不在吗?好我知道了。”

“我要出去一趟。”

“等一下。”上官鸿信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史精忠扔在沙发上的外套,“系里的领导今天可是要来学校开会的,你被他们诓了。”

“拆穿也没用,何必跟他们费口舌。”

“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大事,我去处理一下。”

“站住。”

上官鸿信从背后扣住了史精忠的肩膀,搞得对方吃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没好气道:“你的学生搞事情,你想一起去就去吧。”

“我的学生?”

“拜托当班主任的人是你!要不是你吃饱了撑的把手机扔宿舍这电话能打到我这里来吗?!”史精忠头也没回地冲下楼,“嘭”的一声关了车门。

“就我们俩人开着捷达去传销团伙里拉人是不是太搞笑了点。”上官鸿信走向了自己的车,“过来。”

“……要不要给我小叔打个电话?”

导航仪上显示的目的地越来越近,窗外的景色却越来越荒凉。史精忠心里也没底,不由偷眼瞧那个好整以暇开着车的人。

“然后让你小叔定期跟羽国集团收收保护费?”

“我小叔才不是……”

“这就怂啦?”

“开开开,老天爷但凡长眼也不会让我跟你这种货死在一起。”史精忠气得赶紧把手机电话薄那一页换成了消消乐。

“幼稚。”

所谓的公司其实在一个比郊区还远的不知道哪个村,上官鸿信把车停在了那栋跟供销社一样的楼外头,又从驾驶座的不知道哪里摸出了一把枪:“拿着。”

“你不是吧?这么夸张?!”

“仿真枪,吓唬人的。”

俩人冲上二楼的时候,正好有一群人在里头上课,远远听来无非都是些洗脑专用的字眼。

“李薇。”

上官鸿信才到门口就叫了那个失踪学生的名字,声音虽然不大但足以让所有人都停下来看向他。

史精忠心里暗骂了一声带你来还不如叫上我家小空顶用,可箭在弦上了只得装出一副狐假虎威的小弟模样:“看什么看!早就警告过你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别想逃出我们鸿哥的手心!”

你这都是哪学来的烂词……三俗言情剧看多了吧。上官鸿信眼角抽了抽,还是装作不动声色。

女生显然是被吓傻了,史精忠却不傻,冲进来拉起她就跑。

“老师,我男朋友还在里面……”女生如梦方醒,低声抽泣着说。

“还有个不知好歹的小子还不赶快滚出来!想不想保你全家的命了!”史精忠又折回去凶神恶煞地吼道。

教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回应他。

李薇的这个男朋友并不是他们系的学生,上官鸿信和史精忠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那姑娘拼命瞅的角落里坐着好几个年轻小伙子,谁也不知道她看的是哪一个。

“你不愿意出来我也不强求你。走吧。”上官鸿信给史精忠使了个颜色,俩人一下到一楼就拉着学生狂奔上车向公安局飞驰。一路上并没有人拦他们,估计史精忠手上那把仿真枪还真把人唬住了。

“老师……我男朋友……”女孩子显然只心心念念着那个不肯和她走的男朋友。

“我们马上去报警,会把他救出来的,放心。”史精忠拍着她的肩膀柔声安慰,上官鸿信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到公安局做完笔录,天都已经黑了下来,史精忠对学生说正好还要回去改开题报告,顺路送你回去吧。

上车之前李薇惴惴地问他,老师,我会被处分吗?

能顺利脱身就是万幸了先不要想这些,回去好好休息吧。史精忠只能顾左右而言他。

“我说你也真够可以的,都进了学校当老师怎么还这么社会。”恍如隔世地坐在办公室里喝茶,史精忠又闲不住地开始调侃他师兄。

“毕竟我现在还是羽国集团的股东,防身总是必要的。”上官鸿信故作神秘地一笑,“其实我给你的,是真枪。”

史精忠的笑容一下子凝固在了脸上,好像包里放了个定时炸弹,随时都会把他炸成碎片。

“云州大学年轻教师勇闯传销团伙解救学生”的新闻不久就在网络上传开了,史精忠兴冲冲地打开网页,却发现里面无一例外地都是官腔,什么系领导反应迅速随机应变之类的,连“年轻教师”的名字都没看见。

听其他老师说李薇的男朋友是理学院的学生,在那个团伙里还算个小头头,已经被开除学籍了。

恐怕当初李薇就是被他骗进来的吧。竟然还这样维护他。史精忠心下不免有些小小的唏嘘。

李薇最后还是被记了过,上官鸿信一向散养学生,对这个结果也没和学校讨价还价。本来嘛,能全手全脚又没赔钱地回来已经算是幸运了。

评论(3)
热度(45)

© 泡泡纸 | Powered by LOFTER